一連下了幾天雨,天氣總是一片陰霾,低沉的氣壓總是讓人透不過氣。

這陣子心情十分憂鬱。有的沒事就跑到附近的海旁坐坐,吹吹風,或是帶點東西去吃吃。看著對岸燈光璀璨,頗解心中鬱悶的。

昨天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先生的「頭七」。

我還是坐在平常的位置。

有幾個人帶了張凳放在海旁的步道上,凳上放了一張劉曉波先生的照片。他們就坐到我的附近,遠遠的看著人們的反應。

人來人往,只見人們遠遠一瞥,卻沒有一絲放慢腳步,我也分不清是冷漠,還是壓抑的熱情。偶然有些頑童跑到照片前,似乎對新奇的事物很感興趣的,但不認識相中之人,看了看,有點摸不著頭腦,又跑去嬉戲了。

我為劉曉波先生默衰,也為我們逐漸失去的自由而默衰。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