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時左右吃晚飯,八時左右就差不多要睡了。

這一夜似乎十分漫長,走了一整天的路,似乎又有如想像了那樣,一躺在床上就倒頭大睡,反之,心中卻異常的清醒。徹夜難眠的感覺很難受,整晚輾轉反側,或許多少有點高山反應,加上感冒未清,不時的一陣的咳嗽聲,響徹整個房間。如此整晚一直處於迷糊於清醒之間的狀態,似乎是一種節磨。心裡不斷「滴答…滴答」我卻只是想著時間如何可以過得快一點,偏偏時間彷彿凝住了。這就是「天上一日,凡間千年」嗎?

迷糊中,開始聽到一陣鬧鐘聲,又開始聽到有走來走去了。過了一陣,大家都醒了。 一整晚沒有好好的睡,精神狀態還是那樣子,沒有太疲倦的。起床梳洗後,我走出大堂吃早餐。我沖了一杯咖啡(幸好這裡的咖啡是無限量提供的),烘了四塊麵包,四塊都塗滿厚厚的醬(果醬、花生醬、牛油)(不是一般的厚,是極厚) ,登山極需體力,登山前最後的一次補充能量,我吃得有點拼命。

我們換好衣服(其實我只有帶了一件厚衫和一件薄外套…)後,穿好鞋,戴上手套、頭燈,和我們的導遊會面,又踏旅途。凌晨兩時半。

2017_04_16_023250_37_ctFq6
眾人整裝出發

天氣不太好,一直都細雨綿綿。我們亮起頭燈,沿著木梯順步而上,畢竟在海拔三千公尺之上,走快一點,心跳立時「卟卟! 卟卟!」跳快了幾下,似是在對我說「大哥,你走太快了。」我不敢走快,努力地調整呼吸。漆黑之中,眼前只得頭燈照到的小圓形範圍,耳中聽到盡是「沙沙」細雨聲,粗粗的呼吸聲。大家都很安靜,生怕驚醒沈睡的山神。望見梯級,踏上去;望到大石,爬了過去,如此如此,不知過了多久,終於來到登頂的檢查站。我們出示登山證讓職員點名,穿過檢查站,似乎才算是真正的開始。

穿過檢查站後,似乎已沒有泥土,所踏之處盡是堅硬的岩石,登山之路一望無際,我們只能依著從山頂放下的麻繩跟著走,山坡十分陡峭,想來最少也有50度,沒有登山杖之下單憑雙腳走上去,也頗感吃力。默默的走了十幾分鐘,抬頭一望,眼前似乎又和十幾分鐘前所見一樣,走呀走呢… 眼前仍是沒有終點的路,我不敢再往上望,只敢看著幾步幾距離,再看往上望一眼似乎也會摧毀我的意志。漸漸走到高海拔的地方,呼吸漸漸困難,每一步都重若千斤,心裡總有一把聲音不斷纏擾著我。「夠了夠了… 來到4000米已經很不錯了。」接下來的是一陣頭痛(似乎是輕微的高山反應吧)。我拼命地將這些聲音揮出腦外,終於發現前方不遠處原來就已經是頂峰了。

20170416_043810__1493397504_124.244.95.209.jpg
終點就在前方五百米

時間是5點30分左右。山頂豎立著「4095m」的鐵牌。而可幸的是趕及在日出之前到達山頂。從公園門口到這裡走了近8個多小時(當然我走得特別慢) 似乎就為了和這個牌拍照留念。我們坐在山上休息,望著山下人們的頭燈凌落,真不敢相信我剛才就從這裡上來。望著山下是光禿禿的花崗岩,寸草不生,竟和山腰茂盛的雨林大相徑庭。我們在濃霧之中原路下山,這時天已亮了,方可清楚見到沿路的情況。

img_20170416_wa0016.jpg
山頂的鐵牌
20170416_054534
還有許多人上山。眾人的頭燈婉如排成長蛇。

 

20170416_054340__1493397618_124.244.95.209

20170416_054715_001
神山的日出,濃霧漸漸湧至。
2017_04_16_060234_49_zHnIn
已一片白茫茫,什麼也看不到了。

2017_04_16_060228_47_1BlxF

神山的天氣是多變的。前一天晚上看到漫天落霞,也不代表今天的天氣同樣很好。這一天似乎不太幸運,太陽一直躲在厚雲之後,只有少少陽光穿過雲層照射大地,似乎和我想像中的萬丈金光有點出入。忽然一陣濃霧又從東北撲至,四周又再次變得白茫茫一片,連山下的景物也如披薄紗。這時候,再多留山頂,也沒有什麼景色可看,加上山頂氣溫接近零度,果真是「高處不勝寒」我們只得怏怏下山。辛苦的上山,似乎也帶了一點遺憾,但以另一角度想,景色朦朧充滿著神秘感,或許這樣才是才是真正的神山。

下山的情況:

2017_04_16_063542_57_UXqke
上山時,跟著繩走,下山,也是跟著繩走。
2017_04_16_063638_62
四周一無荒蕪。不時會有一些疊石,相傳是人們用作祈福,疊得愈高,就愈是靈驗。
2017_04_16_065818_78
繩子一直由山中的檢查站。
2017_04_16_065930_85
山下一片雲海
2017_04_16_070310_92
來到檢查站小屋,回望山上,實在難以想像剛才是如何登上。

2017_04_16_080018_022017_04_16_081010_07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