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題到沙巴,人們總是聯想到陽光與海灘,還有各種各樣的水上活動。

而我們這一次的旅程,偏偏是往山上走。

神山,在馬來語的譯音是: Gunung Kinabalu 京那巴魯山,最高峰是Low’s Peak – 羅氏峰 (*我一直竟以為Lows Peak 是指比較低的山峰… ) 海拔4095米。

基於安全理由,每天的登山人數有所限制(每天只有一百人的限額),所以早於一月初,我們已經從網上找沙巴的旅行社代辦有關登山的安排。但當時許多登山團都已經爆滿(原來出發前半年就已經要預訂了… 而我們只是出發三個月左右才開始找資料,似乎遲了一點。不知算是「幸運」還是「不幸」,這時剛好有兩個人因傷退出行程,我們才可以補上名額,總算沒有白白浪費了這張機票。

2017-04-15-072234-39-defisheye__1493396552_124.244.95.209

2017-04-15-075720-41-defisheye__1493396582_124.244.95.209
從車上已遠遠地看到神山的風光… 我真要徒步上山嗎?

這一天,我們五時多就起床,準備上山的裝備、吃早餐,六時半左右旅行社的車就到酒店樓下接載我們神山公園。大約兩小時的車程,就到達神山公園的入口,領隊幫我們辦好手續後(即是簽生死狀吧…),我們又再坐車到登山的入口。

img_20170415_wa0001.jpg
這天登山的人不少。也有當地的行山團。

剩著領隊辦手續的時候,我匆匆忙忙到公園的禮品店買了對登山鞋(是的,我連登山鞋也沒有。),這時我們和登山的導遊會面,一起再乘車到達公園入口。這時我們開始我們神山之旅。大約十時。

登山導遊* 開始介紹這條路徑:由入口到山頂,其實只有大約8.5公里,神山公園入口大約在海拔1800米,而最高的羅氏峰是4095米,換怡話說上升的高度大約是2千多米,而今天只會大約走6.5公里左右,到達在海拔3200米的旅館休息,翌日凌晨再出發登上山頂。中途每隔一公里左右都會有休息站。

* 每個小組會有一個登山導遊伴隨,而介紹路線的則是其他人的導遊,我和我朋友的登山導遊卻一直未見蹤影。比較方便的是,上山下山只有一條路,所以不存在迷路的問題。導遊一般會跟在最慢的一個人。

2017-04-15-105700-71-defisheye__1493396776_124.244.95.209.jpg
每隔500米都會有告示

登山途中遇到在新加坡工作的馬來西亞情侶,他們知道我是香港人後,第一個問題竟是問我有沒有去參加示威,又問我是支持那一派。「嗯…左吧?不過香港非建制的力量已分裂了許多派系了。」
他們又問:「你在香港常看電視嗎?之前我們看那套義海豪情很好看喔!感動得差點哭了」
我:「沒有喔。好久沒開過電視了。」
他們道:「是嗎? 之前我們看那套<義海豪情>很好看喔!感動得差點哭了。」
我真不懂得回應…不過原來TVB劇集在東南亞也有不少影響力。如此說著說著又走到了一個休息站。「是嗎是嗎? 今天資訊發達,香港年輕人應該都不太會看電視了。」

20170415_123408__1493397218_124.244.95.209.jpg

2017-04-15-100704-61-defisheye__1493396729_124.244.95.209

20170415_101000__1493397156_124.244.95.209
休息亭的明星動物,雖然我不敢餵食,但一伸手就引起他們注意了。

我們上山中途又見到不少搬運工人背著沈重的工字鐵上山,我們背著自己的背囊已如此吃力,難以想像這些工人每天搬運這些建築材料上山,換取微薄的薪金。我們的導遊說他們每天都要搬20條工字鐵上山(總共),有些工人更一次背兩條,想來工資應該會更高吧。

2017-04-15-134006-99-defisheye__1493396952_124.244.95.209.jpg
天氣難料…他們總是風雨不改。

神山一帶的植被十分茂盛,像是一個熱帶雨林,濕氣很重。起初的幾公里,平路較多,幾十級樓梯之間總有些平路當作緩衝,走起來總不算太難。經過幾個休息站後,碎石路與泥路越來越多,漸漸難行,最初我們還可以一小時走兩公里,漸漸只可以一小時走一公里。而我又走得特別慢,我朋友早已不等我了,獨自先行,他們反正山路只有一條,就在下個休息站等我好了。(如果沒有跌落山的話)

2017-04-15-111256-77-defisheye__1493396831_124.244.95.209.jpg

2017-04-15-100248-59-defisheye__1493396686_124.244.95.209

大約走了四公里左右,我們停下來吃午餐(在山下分發的小便當),這時天色開始陰暗,下起雨來。我們好不容易走到下個休息亭,我連忙在背囊拿出昨天在超市買的雨衣,我急忙打開包裝,「嘶…」幹! 連雨衣也撕破了!!! 我有點無奈,但也只得披上破爛的雨衣。

2017-04-15-124452-83-defisheye__1493396877_124.244.95.209
一片濃霧和雨粉之中。

2017-04-15-132232-94-defisheye__1493396900_124.244.95.209

我們一直往上走,雨勢連綿不絕,泥石路漸漸變成一條黃河,一陣濃霧橫空而至,四周變得白茫茫一片,這時我開始不清這是霧的濕氣還是雨點小的水份了,四周變得白茫茫,好似為神山的景色又披上一點神秘感。但對於眼前的朦朧,我們也沒有閑暇注意,路面崎嶇濕滑,我們只埋頭苦幹地看著路面涉水而行,生怕一不留神就會滑倒在這片泥水之中。

2017-04-15-142236-04-defisheye__1493396972_124.244.95.209.jpg

2017-04-15-134002-98-defisheye__1493396935_124.244.95.209
濕滑的泥石路
2017-04-15-143110-06-defisheye__1493397026_124.244.95.209.jpg
有建築物的影子了

2017-04-15-143228-11-defisheye__1493397046_124.244.95.209

2017-04-15-143336-13-defisheye__1493397069_124.244.95.209
原來只是在建築的工場,但工人要在海拔3000公尺之上工作,體力要求也很高吧。

經過了大一段泥土路,又是一段沒有盡頭的梯級,我一直一直走,終在重重濃霧之中漸漸見到一座建築物的影子。「到了嗎? 到了嗎?」我心裡不斷狂呼。好不容易走到上去,然後我發現這只是一座正在建的旅館。這時,導遊*(我的導遊在大約5公里左右加入才見到我們,也就是登山路程的末段了) 仔說:「15 mins to go 。」「吼! 還未到嗎? 」我的心情又好似跌入谷底一樣。唯一可幸的是漸多的人類建築,路已不如先前的難行,總算可以挨過。

2017-04-15-144050-19-defisheye__1493397090_124.244.95.209

2017-04-15-144336-24-defisheye__1493397106_124.244.95.209
上旅館最後的階梯

走上最後的木梯,打開旅館的木門,掌櫃說:「歡迎,麻煩請登記並填寫Check-in 時間。」我望一望他後面的時鐘,三時。

20170415_152620__1493397340_124.244.95.209

20170415_154636__1493397365_124.244.95.209.jpg
床外的風光。雲上的旅館

我走到我的床位,放下我的大背囊,又馬上拿出乾的衣服換上,以免著涼。(其實在出發前病了,還完全痊癒,所以這次是帶病上山。) 整理好一切後,我回到旅館的大堂倒了一杯暖水找了一張木凳坐下。安安靜靜地坐在一張凳上,拿著一杯暖水原來已經可以這麼滿足。

img_20170415_wa0005

接著4點左右,旅館的工作人員開始講解翌日登頂和其他攀岩活動的事宜,又教我們使用一些安全裝備(所以如果太遲到達就不能參加這些活動了。)一直到大約5時多,終於上完這個簡單的課程。我們到附近的餐廳吃晚飯。一天的辛勞,所有食物都好像變得十分美味。

2017-04-15-181548-27-defisheye__1493397125_124.244.95.209.jpg

這時正好的日落時分,剛好濃霧散去。我走到餐廳的陽台,夕陽西下,漫天紅霞,照射著山下浮雲片片,美不勝收。這時我突然覺得自己像是站在天上宮殿俯覽人間。此情此景只應天上有。

img_20170415_wa0017img_20170415_wa001920170415_182752__1493397394_124.244.95.20920170415_182914__1493397435_124.244.95.209

不知不覺間斜陽最後一抹餘輝已经融入幽冥的暮色之中,天色漸暗,大地又再一片混沌。

正是「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