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土國去的旅遊景點似乎已經夠多了。來到伊茲密爾,反而只想四周逛逛,享受一下在土國剩餘的時光。而事實上,伊茲密爾的旅遊景點不算太多。伊茲密爾給我的感覺有點像安卡拉,雖然不比首都繁華,但卻另有一番活力,似乎海邊的城市都同共同的感覺。變幻莫測的大海,每分每秒也為城市注入生氣。

從我下車的地鐵去到海邊,是一條大斜坡,我想應該有過百米長吧。房東的家在斜坡中間的位置,他家旁邊的的小街有一條長長的樓梯一直往下走,大約走六七十級樓梯,就到可以到達海邊的位置。沿著海邊走,土國人喜歡釣魚,在海邊閑逛,總會見到不少人在釣魚,情況雖沒有伊斯坦堡的卡加塔橋般人多,但完全感受到他們喜歡釣魚的文化。

我來到海旁的一個公園,公園旁邊有一個小廣場,叫官邸廣場,有不少遊人來在這裡休息,閑逛,就如我一樣。廣場中央是一座石砌的鐘樓,鐘樓底座是4個小小的領洗池,上面是個排成八角形圍著中間鐘塔下半部的一支支欄杆,而中間最高的部分當然是一支獨秀的鐘塔。鐘樓有十多米高,不算太大,但雕刻卻十分精細,似是一件藝術品多於一座歷史文物。

一次大戰,鄂圖曼帝國和德國同樣是同盟國之一,想是關係十分密切。而這一座鐘樓就是在一次大戰之前,德國皇帝送給鄂圖曼帝國的皇帝的登基25周年禮物。

20160521_150028.jpg

我坐在廣場的長凳上,看著頑童追著鴿子嬉戲,成群鴿子飛起,拍翼聲響徹全個廣場,但見有一兩隻或許吃得太多了,飛得不夠高,又會在旁人的頭邊擦過。

20160522_134340

我坐在公園的草地上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不時聲到海水拍著岸邊的浪聲,兒童在附近嬉戲的叫聲,有時幾個朋友,三五知己,會坐在海堤談天,傾心事,似乎同樣生活在大城市的他們,比香港人更懂得去生活,反觀我們香港人每天營營役役地工作,也沒有真正的生活過。

20160521_161244.jpg

dsc_2898.jpg
海邊的玩意,海邊射氣球,1TL一次,似乎射爆的氣球,子彈也沒無打撈,海裡的魚類誤吃塑膠,旁邊的人又釣到這些魚,卻是一個循環。

我默默的坐在草地,由下午,坐到天黑,看著這個城市由白天去到入黑。

20160521_181320
忽然一道陽光從厚厚的雲層中照到海面,像是天外來客般。
20160521_164425
伊茲密爾沿海地區的平房一層一層,感覺有趣。

dsc_2948dsc_2963

海邊有一個商場,似乎十分大而新,但入去似乎空空如也,沒什麼好看,隨便逛逛,也就離去。

20160521_183209
商場內空空如也,店舖不多
20160521_190930
貓貓與人

 

我去到商場外圍的一間餐廳吃飯,不時有貓貓走來討吃,但見人們也毫不吝嗇,將面包撕成小塊,放到貓貓前面,餐廳職員也不以為然,沒有打算打破人與動物之間和諧地共享食物。若看一個國家的文明,可以從對待動物的態度看的話,似乎土國遠遠比香港這個富裕的城市更文明。

20160522_20101920160522_20533020160521_212503dsc_2988

吃過晚飯,再逛一陣,看一看時鐘已差不多九時,這一晚我要離開伊茲密爾,回到伊斯坦堡再待一晚,就要回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