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午夜凌晨,我獨自站立在一條古老的村莊外的山坡之上。我穿著一件楬色長袍,像是電影中的偵探福爾摩斯一樣。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我什麼時候來到這裡,我早已忘記了。

天上一輪滿月,樹影婆娑,寒風瀟瀟,吹起我身上長袍,卷起地上枯葉,四周卻異常地一片死寂,連風聲也彷彿聽不到似的。我呆呆地站在山坡的樹林之中,望著這個井然有序的村莊,我從近一直望到遠方,似乎看不到盡頭,究竟這條村有多大?

我拼命回憶我來到這裡的目的,似乎也是費煞思量。不知呆站了多久,忽然有兩條人影從我眼前掠過,是一男一女的身影。我頓時想起了一切:這兩個飛賊這一晚會到村中一位老先生的家中偷一些機密文件,我不知道是什麼,總之我就要阻止這件事,將他兩個捉住。我連忙跟住人影直跑,我下意識地摸摸長袍的口袋,竟有一支手槍!我暗想:「對! 逼不得已的情況下可以開槍將他們…」

我一直跟著他們在村中左穿右插,我不敢跟得太近,只怕自己的行蹤暴露。一直跟著跟著… 他們忽然消失在某一處的轉角位之中。如何是好呢? 難道要前功盡廢嗎? 這時在附近的街道走來走去,當然一無所獲,村莊大得無窮無盡,如何能在這裡找那兩個人。「不…這個村落好似有點問題。」這條村每條街,每條路一模一樣,連每家每戶的外牆都一樣的,簡直是倒模般複製出來。我心下忽然有一個念頭:這條村難道只是由幾條街道用兩塊鏡相對不斷複製而成的?

我逕自回到起點,從左邊的第一條路開始找,忽然其中第三四間屋的窗內發出閃閃的電筒光。「對!一定是這裡。」

於是,我埋伏在門外,偷看窗內情況,果然是那兩個飛賊在偷看一份文件。一個在後面照著電筒,另一個拿著文件翻閱。慶幸他們背著窗門,沒有發現我到。我躲門後,右手伸到長袍的口袋之中。「咦? 槍呢? 為什麼槍會不見了?」

這時忽然門打開了,那個飛賊似乎找到文件了,正要離開。我和那個女飛賊四目交投,是一個十分熟悉的面孔。「等一等…我認識這個人的!另一個人我也認識的。」但我實在想不起他們的名字。門馬上又被關上。我心下焦急萬分,只怕白白錯失了追拿他們的機會。我忽發奇想:「不如叫醒村中的人幫忙捉人吧! 人多好辦事。」「好,數三聲,就開門大叫。」

「三、二、一! 」

我打開門一看,我眼前的不是那間屋的裝潢。

我發現自己躺在床上。

「吼~!」一聲長嘯劃破蒼穹。

某夜凌晨,如果你聽到一把男聲失聲驚呼,請不要見怪,或許只是有個人發了場怪夢罷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