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西代,回到安塔利亞的時候,已經開始天黑了,我們三人在旅館附近一齊吃了晚飯,就說再見。想來再去往後有機會的話,應該要去台灣探望一下他們。我們居住兩個不同的城市,卻有緣份在遠在千里的土國相識,實在不易。

翌日起床,在旅館吃過早餐,在安塔利亞市內閑逛,享受一下。

安塔利亞是土耳其西南部最大的城市。

dsc_2400

我住的旅館就在近海的舊城區之中,從房中望出窗外,就已看到舊城區的鐘樓。鐘樓本身已有百多年歷史了,但錶面卻是近代才換上的,白色錶面,就是平時我們家中掛牆鐘的風格,似乎和這古老的鐘樓有點格格不入。百多年歷史的鐘樓對比舊城區其他近千年的古蹟,已算是十分「年輕」了。

哈德良門(Hadrian Gate)算是其中一個有名的古蹟,是紀念羅馬帝國的其中一個皇帝 – 哈德良,他被譽為羅馬最好的五個皇帝之一,除了興建長城防衛北方的入侵者而且又建造許多神廟,提倡希臘文化和人文主義,對於羅馬皇帝來說,應該是十分難得。

20160517_14474620160517_14481920160517_153503

20160517_144755
小小的舊城區已有許多古蹟文物

安塔利亞因面向地中海,在古時已經有蓬勃的海上貿易經濟活動,也有許多人從安塔利亞的港口坐船到其他城市,所以這裡的港口是繁華的。

早在聖經的年代已有這樣的記載:在聖經的<使徒行傳>中,其中一段講述保羅和巴拿巴的傳教之旅:「二人經過彼西底,來到旁非利亞 。在別加講了道,就下亞大利去。從那裡坐船,往安提阿去。

其中亞大利就是安塔利亞的舊稱。而這也是保羅第一次的傳教之旅。

這座城市遠在保羅到來的幾百年前就已被建成,是建於帕加馬皇朝。皇朝後繼無人,將國土送予羅馬,其中就包括: 安塔利亞、別加(Perge)西代(Side)希拉波利斯(Hierapolis)等的城市(前文亦提到),原來早在公元前這幾個地方已屬同一國家,難怪都是同樣的希臘建築風格。幾個當時的大城市,今天卻有不同的命運:別加古城已少人遊覽西代獨自發展成遊遊區希拉波利斯因棉花堡的關係遊人仍駱驛不;而安塔利亞二千多年後仍是大城市,碧海藍天 ,一望無際的海岸線,難怪許多歐洲人慕名而來這渡假勝地。

DSC_2422.JPG

dsc_2380dsc_2392dsc_2396dsc_2398

在安塔利亞走了大半天,有點疲倦,土國到處都是公園,靜靜的坐在海邊欣賞日落。看著一艘艘遊艇停泊到避風港中,頗為熱鬧的。太陽下山,城市依舊熱鬧。

dsc_2409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