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時分,我獨自拖著行李去到哥樂美的巴士站。

等車時候,旁邊的長凳上坐了兩個中國女生,走過來搭訕。也是談旅行必問的事,行程如何,是自己一人來嗎等等。

她們:你是什麼人?
我:香港人。
她們:但你普通話說很好呀!不像香港人吧。
我:謝謝,我小時候在大陸住過去。但是是在香港出生的。
她們:喔喔…那你就是「純種」香港人吧。

「純種」兩個字卻另我有點奇怪,彷彿「香港人」身份就比較藍血似的,奇奇怪怪不知所云。

等了一陣,同樣是載我到附近的總站再轉車。這架巴士的總站是Izmir,而我則會在中途站Denizli 下車。到凌晨5時左右,巴士大哥叫醒我,提示我準備下車(很貼心的服務)。

*有關土國大巴的文章 (點擊文字進入連結)

巴士到市區附近的城市停站,我拿著行季,睡眼惺忪的,忽然有個大叔幫我拿去行李放入另一架小車之上。我就隨他上車,同車又有另一個韓國女生,想是沒有錯了。

車是大的七人車,不太像平時的Shuttle Bus。我問司機,是不是去 Denizli (代尼茲利) ? 我只聽到他含糊地說Yes,yes. 我叫他是不是巴士公司的人? 他又Yes, Yes… 感覺很不可靠的樣子。我打開GPS看一看,車去的地方卻是棉花堡,而不是代尼茲利。我又問司機:「為什麼是去Pamukkale(棉花堡)呢?」他好像不太願意和我說太多,還是想專心駕駛,只是不斷說:「I will drive you back …」

十多分鐘以後,車駛到一個小街停下。司機指示我們進入建築物地下的店舖內。玻璃門一打開,就見到一個笑容可掬的肥大叔走來招呼我們。又叫我們請坐,問我們飲什麼茶。

那個大叔從桌上拿出兩份單張給我們。又給他旅行社的卡片給我們看。我連忙乘他不注意,將他的卡片拍照,又傳給大頭(我在土國的朋友),又告訴她我的情況,那時候,我實在有點擔心我不能輕易的離開。大叔開始想推銷他的旅行團。我問大叔:我的酒店在代尼茲利的,為什麼會載我到這裡?大叔:你的酒店未開門喔。我心想…酒店不是24小時的嗎?於是他不再理會我,轉而問我旁邊的韓國女生會去什麼地方,她會到另一個城市Fethiye(費特希耶)跳傘。跳傘想是昂貴活動 ,肥大叔很落力地推銷,那個韓國女生似乎在敷衍他。我偷偷地在檯下地將我的電話交給他,開著Google Translate:「我想我們去錯地方了,巴士公司不會這樣推銷行程吧。」她打了幾句韓文,又交給我:「我們中伏了。」

 

photo_from_sam__1_
由他留白,真不希望再遇上。

大叔覺得我們好像充滿戒心,又開始打開他的生意簿:「你們看!這麼多人參加過,怎會是欺騙人!」多人參加和他有沒有騙人,似乎沒有關係吧?他又說:「你是香港人吧?我女朋友更是中國人喔!是自己人!」又打開他的個人Facebook給我們看,以示清白。當然,我暗暗記下他的Facebook 名字,又傳訊息給大頭。

我: 「你沒有欺騙我們?」這個問法好像有點笨。大叔忽然十分動怒,大聲地說: I’m Turkish, Turkish don’t lying. 似乎我這個問題刺中他的弱處。我只得解釋:「我問過你的朋友,他是不是巴士公司的人,他說是;我問他是十是載我到代尼茲利,他也說是,然後,你說你們沒有欺騙我? 」大叔好像回應不了:「如果你想走你可以離開,我叫我朋友載你走!」在他的地方,鬧得太彊也]對我沒什麼好處吧。「好的!那我想應該是誤會了。」肥大叔也不太想招呼我吧?呼喚他的朋友,說了幾句土語,想是吩咐他送我離開。總算他沒有勉強留我,還找人載我回去,也不算太差吧!

我問:「那個韓國女生呢?」大叔:「她的酒店就在附近。」韓國女生也說是的。我離開前又交換了那女生的聯絡方法,就乘車離開。韓國女生也拿了行李。

幾經波折,總算到達代尼茲利,我上到酒店房間,看到韓國女生傳來的短訊。她已經回到酒店,平安大吉。折騰了兩個小時,終於可以躺在床上。這時候,看到大頭傳來訊息。她一起床看到我十幾二十個短訊,想是嚇到了吧?我:「我回酒店了。沒事了。」

今天回想一切,也是很美好的經歷。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