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卡帕多奇亞的旅館,我又遇到在番紅花城認識的台灣夫婦,Neo和Ann,說來實是有緣。他們剛去完阿瑪西亞的人頭山,認識了一個當地的導遊,跟旅館老闆介紹這個盡責的導遊。

記得老闆問了第一個問題令我覺得有點突兀: 請問他是庫爾德人嗎?

我想土耳其人與庫爾德人之間的矛盾算是頗大吧? 在世界主流媒體的報導下,庫爾德人總是惡名昭彰,在土耳其各處發動炸彈襲擊平民的惡徒。土國人對庫爾德人存有介心似乎不難理解。當然站在旅館的立場,如果要介紹這個導遊給其他遊客,了解清楚他的背景也是必要的。

舊文: 數月前曾看過的一套有關庫爾德女兵紀錄片: 真.勇武抗父權:庫爾德女兵短片合輯

這一天早上,我又叫老闆介紹一下附近的好去處(因為完全沒有計劃過行程),昨天大約走了紅線的一些地方,老闆又介紹了哥樂美另一邊的地方景色同樣很美麗的,叫Love Valley。

我心道: 愛情谷? 空谷中漫天飛花,和戀人翩翩起舞。這是一次尋找愛的旅程。

剛好Neo和Ann 也沒有計劃,我們就結伴同行。

在大堂等待Neo和Ann的時候,我和老闆又閑聊幾句,剛好聊到我清晨的熱氣球之旅。

老闆: 人多時這裡升空的熱氣球比現在更多幾倍呢,真的像明信片中,壯觀很多了。
我: 真的嗎? 我見16人的熱氣球有些也只坐了八九人。那什麼時候才是旅遊旺季呢?
老闆: 現在就是喔! (五月),土耳其太多恐怖襲擊事件,遊客都不敢來了,以往這個時候,你住的山洞應該差不多住滿了遊人。
我心想: 不是吧…廿幾個床位的山洞,就只有我一人入住。
我問: 那生意比以往少幾多?
老闆: 大約八成吧。

在我們看來,他們生活在童話一般的世界,令人羨慕,但在充斥戰爭與恐襲陰霾下的國度生活,箇中的問題我們似乎永遠也沒有辦理去理解,誠如當cagdas告訴我,他知道有朋友在炸彈襲擊中喪生的感受時,我同樣沒法去真正的體會,因為我們活在不同的世界之中。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