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3年,鄂圖曼帝國征服者穆罕默德攻陷拜占庭帝國首都君士坦丁堡,令歐洲人聞風喪膽。

鄂圖曼帝國軍隊所向披靡,相傳是因為士兵戰前會飲下神祕的黑色液體,化成可以三日三夜不眠不休地戰鬥的阿修羅。

征服者穆罕默德令人印象最深的,除了他在位時期令鄂圖曼帝國盛極一時,就要數他對不同宗教的寬容程度。君士坦丁堡東正教會因他關係才得以留存,甚至還下令將基督教的文獻翻譯成土語。

然而穆罕默德繼位時將親生弟弟處死,他並立法容許新君可以隨意處死自己兄弟:

我的任何一個兒子,是由真主選為蘇丹,他為了更好的世界秩序而殺死他的兄弟,都是恰當的。

當時的神秘黑色液體就在我眼前。

土耳其咖啡煮法比較原始,將咖啡豆磨粉加水煮,其特別之處就是 – 絕不隔渣。我想大部份人未必飲得慣這種極濃又滿口渣的飲品。

在伊斯坦堡的舊城區胡亂找了一間餐廳吃午餐,叫了一碟牛肉Kebab,老闆見沒什麼生意,坐在我旁邊和我閑聊,一邊吃一邊和老闆談天,他又問問是來旅遊嗎?會去那裡玩,又介紹附近的景點等等。老闆有十五兄弟姊妹,很驚人的大家族,土國人的家庭一般都是這樣的大家族,好像十分普遍,反觀知道我只是一家四口,又道:Oh… too few people in your family。

點餐時,老闆問: Drink?

我: Coffee Please.

老闆: Turkish Coffee or Just Coffee?

要喝土耳其咖啡要講明Turkish coffee,否則店家很可能會給你普通的那種咖啡。

在香港大陸台灣,問前途問事業問姻緣,找街邊的睇相佬,又或者買運程書;在土耳其,飲杯土耳其咖啡就可以了。咖啡渣占卜亦是土耳其咖啡獨有的。飲完咖啡後剩下厚厚的一層咖啡渣,將杯盤倒轉放心中想著要占什麼,打開杯子,咖啡渣殘留的不同形狀則代表當日的運程。準確度多高就不得而知了,但以這樣的方法令朋友之間增加話題,也不失為一個好主意。

鄂圖曼帝國多年來不斷試圖入侵歐洲,鄰近的奧地利維也納多次受到鄂圖曼帝國的攻擊,直到1683年的第二次維也納攻防戰,鄂圖曼帝國軍隊被維也納,波蘭軍隊夾擊,倉皇而逃,落下大量軍備物資。維也納人終發現那些神秘黑色液體的來源。咖啡從此流入歐洲。我們今天飲到的咖啡是隔了渣、加奶,這做法則是後來為迎合歐洲人口味而作的改變。

咖啡從鄂圖曼帝國的國民飲料頓成歐洲人高貴玩意。歐洲人雖成功抵抗了鄂圖曼帝國的入侵,卻抵制不了咖啡的魅力。

今天想來,咖啡傳入歐洲確是一個偶然,若沒有這場戰爭,或者咖啡的傳入仍是一個必然。

但不能否認這場戰爭確是影響深遠,因它同時也拉起了鄂圖曼帝國衰亡的序幕。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