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Trabzon的第二天,大頭的一位當地朋友,他是一位當地的網球教練,開車帶我們到附近的地方遊玩。我聽大家都叫他阿B,我就叫他阿B好了,阿B帶我們到一間餐廳食早餐,在窗門的停車場,看見到群警察在練習如何制服賊人、搜身… 但為什為警察會在餐廳門外的停車場訓練呢,是飯後活動嗎?但很有趣的。

阿B又帶了我們到另一間餐廳(原身是特布拉松一個大官的府第,其後被改建為一間餐廳)。同樣也有鄂圖曼時期建築的特色。餐廳職員見我們是遊客的關係,又帶我們到餐廳不同的位置參觀,兩兩層高的大宅,又介紹以前這位地區的首長,每個房間的天花盡是不同的裝飾,然而我卻很好奇這裡為什麼會掛著粟米乾呢?

離開餐廳  (我們走入餐廳,只逛逛就走,好似有點奇怪)。阿B又開車帶我們去到Trabzon的一個小城市奧夫(Of),很特別的名字。我們的四周逛逛,市集、大街小巷。很地道的小城市。

我:今天有阿B帶我們四處走,真太好了。話說回來,阿B這個名字幾有趣的。
大頭:喔!他是叫Adam呀!
我:那我常常聽你們叫他阿B?
大頭:阿B(Abi)是土語「大哥」的意思喔。
我:幹!人家帶我遊玩了一整天還誤會了他的名字…

More photos: https://www.facebook.com/sjourneyneverstop/posts/951737478294588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