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早上,離開番紅花城,起程前往首都安卡拉(Ankara)。由番紅花城坐大巴前往安卡拉大約4個小時車程,由於我這次在安卡拉只是去坐內陸機到另一個城市特拉布宗,中間大約有6小時的空檔,Sari安排了兩個印尼在土國的留學生來接待我… 是印尼人在土國的網絡。

首都安卡拉的長途巴士站和伊斯坦堡的一個一樣,也極具規模,像是一個機場。下車時,那個留學生已經在等我了。他叫Tiro,在土國短短生活兩年時間,他的土語已經流利得可以和當地人溝通了。

我們將行李寄存在巴士站中,再會合他的另一個朋友。印尼人去土國讀書,除了學費的減免,還每個月有生活費的津貼,大學生大約有每個月一千二百里拉,碩士生以上則有一千五百里拉,基本上也足夠在土國滿足基本生活。我們乘地鐵到達Yenimahalle,和他另外一個朋友 Harris會合。

Hiro和Harris帶我坐纜車。
安卡拉位處安塔卡利亞高原,山多平地少,城市不同地區的地勢高度落差很大,而這裡的房屋樓層不多,適合興建纜車作為交通工具。

安卡拉是土國第一個地方以纜車作為他們公共交通工具,在香港,只有在海洋公園和大嶼山在可看到纜車,沒想到在這麼卻成為日常交通工具,更最重要的是…纜車是沒有額外收費的!當地的市民可以坐纜車代替地鐵,避開人流多的時間,遊人也可以安坐纜車上欣賞四周風光。

吊車線有四個站,我們從山下的Yenimahalle站上車,一直坐到山上的Şentepe 站又回到原來的Yenimahalle站,土國的生活遠比香港悠閑,靜靜的坐著遊吊車河,我想我是第一次。在吊車上,安卡拉整個城市的景色盡收眼底。

坐纜車時,不時會有人坐中途站上車下車,記得有幾個土國人和我們說話,大約是問我們從那裡來的,記得Tiro以一臉不屑的回答,又不太想理他們,那幾個土國人不以為然,又繼續問。直到他們下車,Hiro走到我旁邊說:他們剛剛抽完煙,好很臭。我不禁失笑。

More Photos: https://www.facebook.com/sjourneyneverstop/posts/944573465677656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