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國人十分重視他們的皮鞋,所以刷鞋也是一種十分傳統的職業,在國內航線的機場,會見到有刷鞋匠的小店。這裡的刷鞋匠大約有三種。第一種: 就像進駐機場那種,比較大規模,應該是大型的連鎖店,價錢也比較昂貴;第二種,我稱為守株待兔型,像是街邊擺檔的地攤,靜靜的等待,偶然有客人將皮鞋放上木台,他就會拿出布條工作;第三種,我則稱為,寵物小精靈非玩家角色流動拋磚引玉型。在伊斯坦堡新舊城區各個旅遊景點附近,也有機會見到他們的蹤影。他們就好似玩Pokemon 見到的NPC一樣,他們揹著一個小木箱在自己所屬的地區來回走,尋找生意。

在前往加拉塔的中途,我跟著人群中走上加拉塔,見到一個蒼老的背影。老人頭包布巾,衣身懢陋,肩上背著一個小木箱,木箱有點陳舊,扣也有點鐵鏽跡,箱旁掛了一個小木刷,又有一張小木凳。

「咕咚!咕咚!」幾下聲響,老人的刷子掉在地上,老人混然不知,頭也不回的繼續往前行。我眼見旁人視而不見似的,只好拿起木刷,跑上前拍一拍那個老伯將木刷交回給他。老伯嘰哩咕嚕的說了一陣土語,我只好唯唯諾諾的說 :No Thanks!我想他也是聽不懂的。忽然老人忽然很快地放下木箱,蹲在我身前,打開那個猶如潘朵拉盒子的箱,箱中一應驅全的刷鞋裝備,令我知道我已經中伏了。我左閃右避,老伯總是如影隨形的擋在我身前…如此擾攘多時,老伯終於放棄,另覓對象,一揚而去。

自這一天以後,我再也沒有幫刷鞋匠執起過一個木刷,而我相信這些刷鞋匠也沒有遺失過一個木刷。

注**** 上圖的大叔在前往科拉教堂時遇到的。他很好,沒有用上述的方法攔截我,他還帶我到科拉教堂,但好像錯了方向… 雖然他沒有青布棉袍黑布馬褂的背影,但我閑時想起他少少肥胖、滿步蹣跚的背影,仍不禁黯然。

 

.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