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吃過早餐,離開旅館準備到碼頭乘渡輪去亞洲。聽起來好像很誇張的一件事,搭渡輪橫跨歐亞?在居住在這個城市的人早已見怪不怪,歐洲人和亞洲人對他們在說,好像已經不重要,現在我身處歐洲,十分鐘後我已經來到亞洲大陸。歐洲對我們來說,遠在天邊,對這個城市的人來說,只是大約兩條維多利亞港的闊度。

亞洲區有兩個碼頭,一個是Kadıköy ,而另一個則是:Üsküdar,我乘坐的渡輪則是前往Kadıköy的。Kadıköy是完全是一個由本地人組成的社區,不像舊城區滿滿的都是遊客,也不似新城區那樣商店林立,這裡充滿濃厚的本土氣息。

Kadıköy比較有名的景點,相信只是這座亞美尼亞教會的小教堂。這座白色外牆的小教堂,上面有一座木造的小鐘樓,沒有很獨特的外形,簡簡單單的融入在社區之中,一不留神就會注意不到,十分低調的。不幸的是今天教堂似乎沒有開門,千山萬水來到這裡,竟然摸門釘!在門外逗留了一陣,發現大門只是虛掩,我還是忍不住想偷偷的潛入。拉開少少大門,跳入教堂範圍,剛看到眼前一個一轉身就見到一個老伯神色不悅的嘰哩咕嚕,我只得連連Say sorry…

1914年至1918年間 (一次大戰時期),在鄂圖曼帝國的亞美尼亞人大約有一百萬亞人遇害。西方國家普遍將這一連串事件定性為「有預謀地進行種族滅絕」。可惜的是,土耳其政府拒絕承認種族屠殺的問題,甚至將此事視為禁忌。

2011年土耳其作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奥尔罕·帕慕克(Ferit Orhan Pamuk)因曾在公開的訪問場合談及屠殺事件,而被判有罪,罪名是「公開詆毀國家」,土耳其的右翼團體甚至對他發出死亡恐嚇。我想,是有種人 會做他應做的事、應說的話。

在暴力之下遇害的生命,不應該白白被遺忘的。

More Photos: https://www.facebook.com/sjourneyneverstop/posts/898838473584489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