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著穿越舊城區的電車路慢慢走,沿途許多手信店、餐廳,我是遊客,餐廳門外的侍應總是挑著向我招手,Hey, Brother? Hello~!!! 而我總會微笑點一點頭。

走在我旁邊的大叔也忍不住跟我說: Oh! Your are famous!

我不禁失笑: Yeah, because I’m a tourist.

大叔: Where you from?

我: Hong Kong

大叔忽然異常興奮地手舞足蹈: Jacky Chan?

我聽到,不禁苦笑… Yes~Yes~Yes

想不到遠在千里的外國人,對香港的認識竟然仍是成龍。想到這裡內心閃過失落,一是感嘆荷李活電影對全世界的影響力;二則是原來香港自成龍以後,已很少演員在國際電影圈上立足;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成龍還能不能代表香港?

沿路一邊走,一邊和大叔交談,原來大叔也不是本地人,他來自塞浦路斯(我不知道是南還是北),前幾天由北京來到伊斯坦堡經商,然後我說:Oh! Beijings air pollution problem is very serious! 他表示十分同意。

我和大叔一邊走,一邊聊天,說著說著很快就到了我下一個的目的地,大巴扎(Kapalıçarşı) ,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有頂市集之一,這個市集也是由穆罕默德二世攻佔伊斯坦堡後下令興建的。地方之大,共廿幾個出口,橫跨數條街道,一不留神,是很容易迷路的。

13900144_858626867605650_8552280378019148907_n13894988_858626917605645_923110758804113530_n

來到這個大市集,每經過一間商店,總會有個店員笑容可掬的向的稱兄道弟,叫我到店裡逛逛,又會有些人用著韓語、日語、普通話和我打招呼。以下是對話SAMPLE…

店員: Where are you from: Japan? Korea? China?

我: Hong Kong.

店員: Oh! We love People from Hong Kong, my friend. Hong Kong people are very nice…

然後就會開始推銷…有時我會想,他們究竟知不知道Where is HONG KONG? Any dıfferent between China and Hong Kong/… 但我相信,他們大多數只是機械性的回答,就算你答ı come from Mars ,他們一樣會回你: Oh! We love People from Mars , my friend. Mars people are very nice…

面對同業的競爭,生意難做,但「熱情」得有點嚇人,喜歡購物的人還是可以來的。

我在大市集走了大約十餘分鐘,這樣的對話不下十數次。我崩潰了。最後,我選擇落荒而逃,對不起,我受不了這種熱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