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旅館在舊城區Sultanahmet電車站附近。

來到土國,到第一眼除了被眼前雄偉的聖索菲亞教堂(Ayasofya) 和藍色清真寺(Blue Mosque) 吸引外,我還很驚訝為什麼這個國家有如此多流浪貓狗,而這些貓狗竟然可以生活得如此光明正大。就如此悠閒的在城市生活著。

來到土國的公園,經常都會發現有一群流浪狗在這裡生活,彷如群雄割據一般,每個公園總會有個’族群’在這裡棲息。流浪貓似乎則主要在清真寺、博物館附近生活,看到貓兒在古老的聖蘇菲亞教堂聖壇上嬉戲,和莊嚴的大殿形成強烈的對比。

在土國的街頭巷尾,不時會發現一些面包和水,似乎土國的人都不介意將吃剩的面包和流浪動物,什至其他人分享。記得幾年前,有露宿者誤吃了面包店賣剩的面包(面包店會在棄置的面包淋上漂白水),引致中毒,在社會各界引起極大的迴響,這是充斥著資本主義和消費主義的香港。

在這裡,我看到的是人和動物一種和諧的共處,動物可以活得像人一樣,在大城市中,各自為自己的生活而努力,這些動物也是這個城市的一份子,而他們也融入了這個城市,為土國城市增添另一種特色。

原來土耳其在2004年已立法不會殺狗,改而做TRN (Trap – Neuter – Return)。狗抓到後會先觀察兩天,沒問題便進行絕育,手術後休養七天放回原處(會有耳標晶片作為識別)。而土國一般比較針對狗隻進行TRN,反而貓隻則不是主要目標,伊斯坦堡官方覺得貓非常難捕捉,性情難測,加上犬隻管理的業務已應接不暇,再考慮到收容空間的問題,所以他們現在暫時沒有打算做貓的族群管理。

事實上,這種方式處理流浪動物問題比以「人道」毀滅的的方式,來得更人道。沒有殺戮,只有互相尊重。

我一直很反對人道毀滅。第一是責任問題,人類沒有權利以這種方法剝奪動物生存的權力。救與不救,是一回事,親手殺死動物,則是另一回事。第二是沒有任何準則,完全單憑獸醫的「專業」判斷。

以國際大都市自居的香港,自以為文明先進,但對動物的保障,卻遠遠不如土耳其。

Advertisements